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官員像不像普通人,能夠“親自”辦多少事,也是一種觀察的風向標。
  王聃 (湖南 媒體從業者)
  潮水退後,才知道誰在裸泳。隨著反“四風”、改作風的深入,從嚴治黨成為政治新常態,一些幹部身上的“不適應症”也越來越明顯。這如同一面鏡子,愈發折射出不良習氣、不正之風的危害。比如,機場貴賓廳關閉後,有人就犯了難。河北一名縣委書記感嘆:雖然坐了無數次飛機,但取消貴賓廳等細緻服務後,我比剛進城的農民還懵懂,訂票、取票、換登機牌等,不問就不知道,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。(11月3日《人民日報》)
  不過是名縣委書記,在貴賓廳關閉之後,就暴露出了不會親自登機的真相,與其說這是現形記,倒不如說它是黑色的幽默。然而,此等反常理又是與某些縣委書記的形象相匹配的。在當下的行政生態中,雖然縣委書記名義上受到種種監督,但往往“上級監督下級太遠,同級監督同級太軟,下級監督上級太難,組織監督時間太短,紀委監督為時太晚”,如此的結果,自然就是一些縣委書記享受著過大的區域內權力。當權力過大,所謂登機手續什麼的,自然無需親自動手。
  對此,《人民日報》的這篇文章感嘆,所謂的官員“四體不勤”其實就是特權病,幹部生活能力不足的背後,是權力的無所不能。這話可謂一針見血,譬如按照國家的規定,只有一定級別的官員才能夠配備生活秘書。當一名縣委書記也能夠享有配備生活秘書的權力,只能說是種特權思想在作祟,過大的權力帶來的就是官員生活能力的不足。但是,在我看來,對於以“縣委書記不會登機”為代表的官員“四體不勤”現象,反思又不能止於特權層面。
  不妨換個角度來分析:當一名縣委書記對出門登機這般生活瑣事都不會辦理,關於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,他又能夠瞭解多少呢?至少一個習慣於秘書代勞、習慣於飛來飛去的縣委書記,他或許不會熟悉作為普通人主要出行方式的公交車,不會體驗到那種擁擠乃至是混亂的狀態,進而要求他主導做出真正有益於當地居民的公共交通政策,可能也是一種奢望。以此類推,如果一個官員自己太與民眾隔閡,帶來的,不僅會是特權化的形象,亦必然會影響其日常決策的效果。
  毫無疑問,“縣委書記不會登機”是種特權病,更是種治理病。而這樣的治理病,實際上又不止於個案。譬如前段時間,有媒體就專門盤點了一批完全無法執行的地方政策,為什麼只具有觀賞性的政策會大行其道地出現?“閉門造車”顯然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。正是因為不少地方管理者缺少對基層生活的具體感知,對普通居民的訴求無法感同身受,由此設計出來的管理政策,往往就不具有可行性。因此造成的,不僅是政策制定成本的浪費,亦有著民眾對於官員治理能力的懷疑。
  不會登機的縣委書記能瞭解民生民情嗎?無論如何,這都是繞不過的一個發問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官員像不像普通人,能夠“親自”辦多少事,也是一種觀察的風向標。正因為如此,要讓“縣委書記不會登機”的類似現象越來越少,繼續加強作風建設、去除特權不可或缺,與此同時,更必須附加以更多的倒逼手段,譬如經由考核方式的改變,讓不接地氣的官員越來越難以被提拔。官員也應該是普通人,也應該食得人間煙火,惟有如此,才能知民生之艱,才能不隔空行政。  (原標題:“不會登機”的官員犯的不只是特權病)
創作者介紹

刺青

covz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